西行漫记--2015新丝绸之路爱国主义行

我于千万景色之中遇见新疆乌鲁木齐哈密地区吐鲁番伊犁察布查尔霍尔果斯口岸、阿拉山口、赛里木湖,于朋友,于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选择2015年7月31日出行,轻轻地问一声:“这些信息对你可帮助?”

2

TA的作品阅读总量 1万

获得2位读者赞

去过7城市,遍布1国家,6景点

微信扫一扫,好私藏,爱分享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我的这次新丝绸之路--爱国主义西北边境行的是从兰州开始的。选择兰州的原因是兰新是这条誉为“新丝绸之路”的“兰新高铁”的起点。我也将从兰州一路沿着兰新高铁到乌鲁木齐

      上海到兰州本来是打算选择飞机的,但是似乎上海飞兰州的飞机的时刻都不太好。而上海到兰州的火车不但时间长且卧铺票基本上是买不到的。正在犹豫之际,突然12306网站跳出了几张上海到兰州的余票,于是我便选择了火车。这趟长达近24小时的火车,我也是第一次坐。坐如此漫长时间的火车其实对我而言,我也是为将来有机会坐7天的中俄蒙国际列车做准备吧。

火车从上海出发,经过京沪铁路、陇海铁路,23个多小时后终于第二天下午抵达兰州。

兰州,甘肃省省会,西北地区重要的工业基地和综合交通枢纽,西部地区重要的中心城市之一,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要节点城市。兰州市区南北群山环抱,东西黄河穿城而过。

在兰州,大学同学王锴博士亲自带沿着黄河逛了一圈兰州。逛完兰州,我又在王博士的带领下饱尝了兰州美食,不过具体名字我似乎有些记不得了,但是相信热爱北方饮食的朋友都能满意,其中的几样甚至我感觉大部分江南人都能接受,很甜。










兰州被称为中国大西北旅游的起点。因此,在兰州的第二天一早,我们享受了一份牛肉面之后,便赶往兰州西站,正式开始我们的新丝绸之路之旅。






同老的兰新铁路不同的时,兰新高铁从兰州出发后,一路向西先进入青海境内,然后再从青海回到甘肃再到新疆

列车从兰州出发,一个多小时后就来到了青海省的省会西宁。从西宁继续前行,列车进入了门源境内。这是个美丽的地方,一年一度的油菜花节刚刚落幕,不过油菜花仍然还是有部分花朵没有凋落,从火车窗外望去依然美丽壮观。






经过门源之后,列车经过了祁连山下的山丹军马场。这一路的风景是典型的高原草地,片片绿色跟先前兰州到西宁路上看到的黄土中的绿色截然不同。远处依稀可见祁连雪峰。

而翻过祁连山之后,列车再次回到了甘肃境内,先后经过了张掖西、临泽南、高台南清水北、酒泉南、嘉峪关南等多个车站。大自然的造化真得很厉害,进入祁连山的另一侧之后,一路向西,绿色越来越少,除了上述几座城镇所在地有丝丝绿色外,其余一路都是黄沙戈壁。我也慨叹铁路工人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下能修出这条铁路,劳动人民的力量真得是无穷的。






列车继续西行,到了柳园站,这差不多就是甘肃跟新疆的交界地区了。离开柳园,一路上继续是苍凉的戈壁滩。而令人惊异的是,当火车开始向哈密进发的时候,突然开始给我呈现出绿洲美景。有句歌词称“林带千百里,万古荒原变良田”。这似乎最好地描述了进入新疆的第一站---哈密的绿洲美景。

哈密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东大门”,素有“西域咽喉,东西孔道”之称。 在哈密,师姐李彦芳热情的接待了我们。进入哈密就正式在新疆境内了。一出哈密火车站,就看到上面用汉语和维语写了哈密。我们首先来到了哈密的一个少数民族聚集的社区,不过可能是天气炎热的原因,社区里来往的行人不多,不过据说晚上这里是相当热闹的。






随后我们又来到了哈密木卡姆传承中心和哈密博物馆。不巧的是,今天木卡姆传承中心并没有木卡姆演出。

哈密木卡姆传承中心建筑外形设计主要突出了“天圆地方”的中国传统思想理念,上圆下方,建筑顶部有一个硕大的维吾尔族手鼓覆盖,其下由四个夸张放大了的哈密木卡姆演奏中最经典、最有特色的乐器哈密艾捷克、哈密热瓦甫支撑。手鼓顶的底部以圆心点为半径向周围辐射出12根轴线,这代表了哈密麦西热甫独有的车轮舞的象征寓意,12根轴线则代表了维吾尔木卡姆的十二个套曲;顶部的手鼓向上摆放,下平上凹,象征了哈密独有的青苗麦西热甫中盛放、传递青苗的托盘。托盘周长全长165米,其上用浮雕展示了哈密木卡姆产生、发展和演变的过程:摩可兜勒、伊州大曲和伊州乐、阔克麦西热甫、普塔舞、车轮舞等等;哈密维吾尔族人民在生产、劳动过程中创造的歌、舞、乐为一体的内容丰富的综合性木卡姆艺术特色。

建筑一层上主体四周巧妙结合维吾尔族传统回廊建筑形式,建筑正面用六根绿色柱子支撑,“六”代表了维吾尔族人民民俗生活中的吉祥数字,绿色代表了和平、希望和安定,寓意了今天和谐美满的生活。回廊四周和建筑主体上采用的廊柱、藻井、女儿墙、漏窗等的风格均采用了哈密维吾尔族的传统建筑风格。

晚上,李师姐请我们在一家维吾尔餐厅吃饭,这也是进入新疆吃的第一顿大餐。这确实是一道大餐,因为其中有一道是哈密的传统菜“羊肉焖饼子”,份量也是杠杠的。李师姐的老家也远在内地,但是“因为爱情 ”她扎根到了天山脚下。进入新疆之后,就能够发现路边有不少钻天的白杨树。李师姐也跟一代代扎根边疆的“新新疆人”一样,发扬白杨精神,为新疆畜牧兽医事业的发展,为建设新疆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在哈密过了一晚之后,第二天一早我们继续坐上兰新高铁,向下一站吐鲁番出发。小学语文课本上就学过课文《葡萄沟》。而地理课本上告诉我这里是中国海拔最低、温度最热、降水量最少的地方。当然这里也是中国最甜的地方。

吐鲁番的热确实不一般。因此,在吐鲁番的这一天是在酷热中匆匆而过的。希望以后有机会能在春天或秋天仔细体会和感受吐鲁番。










在吐鲁番,我们去的也是一般游客会去的地方,坎儿井、郡王府、苏公塔、火焰山和葡萄沟。在这里分享一些照片吧。说实话吐鲁番的这一天确实因为炎热妨碍了我们进一步靠近她,体会她。










当天晚上的8点我们继续坐上高铁继续西行,终于在九点到达了兰新高铁的终点站,乌鲁木齐。毕竟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首府,乌鲁木齐给人是一座大城市的气息。 北京时间晚上九点的乌鲁木齐,太阳还没有下山。不过,从乌鲁木齐火车站的出站口出站后,我跟师父再次进站坐车,为了节省时间,我们坐上了前往伊宁的夜班火车。

    坐上一路西行的火车,穿越戈壁沙滩,翻过雄伟的天山。告别大漠,告别冰山,进入绿色的伊犁河谷

火车一早到达伊宁站后,我们在展前广场坐上了前往察布查尔的汽车。察布查尔全国唯一的锡伯族自治县。“察布查尔”一词在锡伯语中是“粮仓”之意。察县位于乌孙山地及伊犁河谷地之间,气候温和湿润,盛产小麦、玉米、棉花等农作物,尤为重要的是这里还是伊犁河谷主要的稻米生产地。

从察县县城继续西行,我来到位于孙扎齐牛录乡的锡伯民族博物院。这里让我了解了这个民族“大西迁”的光荣历史。乾隆二十九年(1764)的农历四月十八日,清朝政府从盛京(今沈阳)等地征调锡伯族官兵1018人,连同他们的家属共3275人,经过一年零五个月的艰苦跋涉,到达新疆的伊犁地区。而察布查尔就是他们当年的驻地,这里的锡伯人是他们的子孙。







锡伯族的西迁,是历史赋予的使命,它与一般的民族迁徙有着本质上的不同。那是在十八世纪中叶,清政府平定噶尔贵族叛乱,于伊犁设立“总管伊犁等处将军”管辖新疆。然而统一后的西部边疆,广褒土地出现了无兵防守的真空,统一面临得而复失,乾隆皇帝痛下决心,下令调迁英勇善战并懂得农业生产技术的锡伯军人前往屯垦戍边。





    从东北到遥远的西域,锡伯人民牢记使命,艰苦奋斗,用汗水浇灌出美丽富庶的第二故乡。走在察布查尔县城的街道,虽然并没有那么多的高楼大厦,却是干净整洁。道路两侧一一棵棵高高的钻天白杨挺立,绿化带中鲜花盛开。街道两边的宣传标语除了汉语还都使用苍劲有力的锡伯语。这里也是目前中国唯一使用锡伯语的地方,有锡伯语的广播电视节目、报纸刊物,中小学也有专门的锡伯语课程。由于是多民族生活的地区,勤劳勇敢聪明的锡伯人民日常生活中除了使用锡伯语,往往还都会汉语、维吾尔语、哈萨克语等其它兄弟民族的语言。因此,曾有人赞誉锡伯族人人都是“翻译家”。

早就得知在伊宁还生活着几个“纯血统”的中国俄罗斯族家庭。因此,从察县回到伊宁,我又马不停蹄地来到了伊宁的六星街。这里是伊宁俄罗斯族居住最为集中的地区。俄罗斯族人从16世纪逐步东进,进入中亚,一直到中国新疆境内的伊犁河谷。在19世纪70年代,伊犁河谷一度曾有35万俄罗斯人。不过,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他们中的大部分人返回了俄罗斯,后来又有一些人陆续迁往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家。而如今在伊犁河谷生活的俄罗斯族人口可能已不到千人,而且大部分是“华俄”后裔。皮肤白皙、金发碧眼的“纯血统”俄罗斯族更是少之又少,或许只剩下生活在六星街的五个俄罗斯族家庭了。

六星街上如今还有一座新建的东正教堂,似乎如今只有这里才是俄罗斯族的精神家园。东正教堂边上是一片古老的俄罗斯墓地。近一个世纪以来,俄罗斯族人有的来了,有的走了,那些去世了的人,就长眠在这块坟地上,他们就是伊犁河畔的俄罗斯之根。

穿过这片墓地,我来到了当地远近闻名的手风琴修理师亚历山大的琴行。亚历山大不仅是一位手风琴修理师,同时也是狂热的手风琴收藏爱好者。在当地政府的资助下,他自建了一个简易的收藏馆,以保存、展示各种手风琴。 走进亚历山大的收藏馆,就走进了一个手风琴的世界。房间不大,却整齐摆放着各种样式,不同年代、不同国家生产的手风琴。亚历山大告诉我,这些手风琴来自20多个国家,总共有500多架,样式不同,19世纪到21世纪的都有。他边说边随手拿起一个小手风琴拉唱了一首《巴扬小调》。






离开亚历山大的琴行,我又来到阿合买提江街上的俄罗斯列巴店。“列巴”是俄语面包之意。这家店由几个俄罗斯族妇女经营,采用最传统的俄式列巴制作工艺,生产面包。虽然生产工艺繁琐复杂,但这种工艺做出的列巴味道纯正,口感很好,营养价值也很高。除了传统的列巴,店里也出售果酱面包、小圆面包等品种,也都别有风味。






东正教堂、手风琴、大列巴,似乎让人思绪漂到遥远的俄罗斯,而这一切却都能在中国新疆的伊宁感受到。

离开六星街,我来到了伊宁市最具民族特色的喀赞其民俗旅游区。“喀赞其”,维吾尔语的意思是“铸锅为业的人”。不过,如今它是一个以维吾尔族民族风情为主体的大型原生态人文景区。当然,除了维吾尔族,这里还生活着乌孜别克族、塔塔尔族、回族等多个民族的居民,因此,这里也是多民族风情集中的地方。走在喀赞其的街道上,时不时有马车载着游客,伴着叮当叮当的马铃声悠闲而过。街道两边的建筑对蓝色的使用频率非常高,或者在外墙,或者在屋顶,更多时候是在门板和窗棂,蓝色大都是主色调,整个建筑显得精致而纯净。








喀赞其民俗旅游区各街巷分布着欧式建筑、中西风格结合的建筑、富有地方特色的民居以及百年历史传统的民居等,各式建筑在这里完美体现,保持了较为完整的传统风貌与格局,有“民居博物馆”之称。我走进了一个名叫吐达洪巴依大院的旧居。旧居原来的主人是塔塔尔族,因此整个旧居体现出了塔塔尔族和维吾尔族建筑风格交融的特点,既有伊斯兰传统建筑特色又融入了西方特别是俄罗斯建筑的风格。走进大院,刚好正在进行民族歌舞演出。在热闹的维吾尔族赛乃姆舞蹈开场之后,演员们又表演了一个独具特色的乌孜别克族舞蹈。乌孜别克族舞蹈,舞步轻盈、身腰柔软、双臂优美、节奏明快。几个不经意的舞蹈小动作中让我感觉到了跟维吾尔族舞蹈的不同,这也让我萌发了寻找在喀赞其中国乌兹别克族的文化印迹的想法。







早就得知,中国乌孜别克族由于人口少,又长期跟维吾尔族、哈萨克族等其它民族杂居,已经很难保持自己独特的文化习俗和传统。因此,在喀赞其的街头巷尾,我努力地听着南来北往的居民讲的话语,希望能够听到优美的乌孜别克语。可惜,似乎没有听到一句。但是,我发现了一座乌孜别克清真寺,它颇具中亚乌孜别克的建筑风格。据悉,这座清真寺初建于1879年,1909年至1911年维修,由宣礼塔和礼拜殿组成。礼拜殿为土木结构,四面用青砖打底,倾斜屋顶用铁皮覆盖,屋檐以木制雕花装饰,房屋高大宽敞。宣礼塔造型独特,呈棕灰色,穹顶以铁皮覆盖。这也算是找到了乌孜别克族文化在伊宁的印记吧。

伊犁的全称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不过,在我们住宿的伊犁州首府伊宁市,主要生活的是维吾尔族。因此,在伊宁市你会发现,尽管是哈萨克自治州,这里的店铺标志,公交车报站都是使用维吾尔语。要想领略哈萨克族的风情,那得去草原,因此,在伊犁的第二和第三天,我跟师父去了喀拉峻草原和库尔德宁景区。




   喀拉峻大草原位于新疆伊犁河谷的特克斯县境内。是西天山向伊犁河谷的过渡地带。喀拉峻大草原属典型的高山五花草甸天然大草原,海拔在2000-3600米之间,东西长89公里、南北宽32公里,总面积达2848平方公里。这里降水丰富,气候凉爽,土质肥厚,十分适宜牧草的生长,生长有上百种优质牧草。








在喀拉峻草原,我遇见了几位同来旅行的哈萨克族朋友。他们热情地给我介绍了哈萨克语以及哈萨克族的相关情况。我也顺便讲了几句哈萨克语。草原上,两个哈萨克族小朋友高超的骑马技术也令我不得不佩服这个马背上的民族。我也走进了普通牧民家的毡房,品尝了哈萨克族传统的点心包尔沙克。








库尔德宁位于巩留县东部山区,距县城86公里。是南北走向的山间阔谷,长约14公里宽处达1公里。谷底平均海拔1500米。独特之处是,通常的山沟多顺山势而下,唯独这条阔谷却与雪山平行。库尔德宁即是蒙古语“横沟”之意。










库尔德宁四面环山,河水流贯,山水相映,沟岭交错。草原与森林交织,深峡与阔谷错落,草甸与林灌相间。崇山峻岭和密林深处是野生动物的乐园。独特的地貌孕育了独特的气候,使这里兼具江南山乡的妩媚清秀和草原景色的博大粗犷。库尔德宁是天山森林最繁茂的地方,拥有单位蓄材量世界罕见的云杉森林资源。早在1984年,这里就被辟为雪岭云杉自然保护区。20004月又被确定为西天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区内完整的原始森林类型及植被是整个天山森林生态系统最为典型的代表。这里云杉要类型齐全,野生动物种类丰富,堪称是欧亚大陆腹地野生生物物种“天然基因库”。

库尔德宁景区也是哈萨克族生活的重要区域。草原上毡房似莲花般朵朵。神秘的草原石人散落期间,给人无限遐想。









    在库尔德宁,“天山青松根连根”得到了最好的体现。我也希望生活在新疆这片美丽的土地上的各族人民能够像和谐生活在一起,根连根,心连心。

 

从库尔德宁回到伊宁市区,天色还早。由于今天是在伊宁的最后一个晚上了,回到宾馆稍事休息后,我跟师父打车来到了伊犁河大桥,欣赏伊犁河的落日。





随着太阳逐渐西沉,红彤彤的,终于落到河天交际处,金黄的天空化作万道斑斓红霞,奇异炫丽;伊犁河被染红了,万点红光在河面上跳跃闪动,像燃烧的激情,河边的人们尽情地嬉戏、拍照,享受着欢乐美好的时刻。或许用这首临时被我改词的歌曲最能体现此时此景了“伊犁河水翻波浪,灌溉着牧场和农庄。人民警察驻守在河岸上,来往的人们喜洋洋。亚克亚克西,什么亚克西,各民族大团结亚克西”。







就这样,在伊宁的最后一晚,伴着美好的落日。

话说我们在伊犁河谷的四天,每天都是在伊犁河谷各地赶路看风景,不过晚上都是回到伊宁市。我们居住的那块区域叫“上海城”。这应该是上海援建的一个项目,里面的住宅小区也具有上海特色,有“徐汇苑”、“黄浦苑”、“浦东苑”等多个魔都特色的名字。其实这个上海城所处的地方叫“达达木图”。回到上海后看到一篇报道说达达木图是伊宁有名的“馕饼之乡”。那里有打馕一条街,可惜似乎我们没有体会到。在上海城的一家穆斯林糕点店,老板娘得知我们从5000公里之外的上海来到这里,关心地问我们是否害怕。我们说不害怕,这里的人们都热情善良。她也告诉我们这里确实不是许多人想象的那样,边说她又送给我们几种糕点。

言归正传,第二天一早我们从伊宁继续往西,第一站是位于霍城县的惠远古城。历史上伊犁是新疆通往中亚的重要通道,清代乾隆为了加强在伊犁地区的治理,在此设伊犁将军,建惠远城,并陆续在其周围建起八座卫星城,统称为“伊犁九城”。现保存较好的是被称为“伊犁九城”之首的惠远城,城内还保留着将军府旧址。

惠远古城,一座新疆的历史名城,它曾是新疆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中心,历经岁月变迁,风雨飘摇,如今走进惠远古城,依然被那份庄重、素雅的历史氛围而感染。“惠远”之名乃乾隆帝亲赐之名,是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惠远老城繁华一时,当时城内建筑整齐,纵横四条大街直通四个城门:东门景仁、西门说泽、南门宣闿、北门来安。城中心建有高大巍峨的钟鼓楼,以镇四方






著名的爱国将领林则徐曾在这里居住了两年零一个月,留下了令人追忆的种种事迹。他因领导了轰轰烈烈的禁烟运动而闻名于世界,但也因此遭到投降派的诬蔑和陷害,被革官流放至此。惠远古城里如今也还保留着林则徐在伊犁时的故居。这让我想起去年曾在福州参观过林则徐的故居。从富庶的东南沿海到西北荒漠,林则徐一生坎坷。虽然到了边疆,他却仍然能够带领各族人民,兴修水利,保卫边疆,为建设新疆作出了卓越贡献。

离开惠远古城继续西行,途径解忧公主薰衣草园。解忧公主薰衣草园位于古丝绸之路的北道重镇——新疆伊犁霍城县清水河镇。这里地处天山北麓伊犁河谷,与世界著名薰衣草原产地法国普罗旺斯的地理位置、气候条件和土壤环境非常相似,而霍城县也是目前我国最大的薰衣草生产地区。可惜,8月初已经错过了薰衣草的花期。不过,薰衣草园内还是种植了一些较晚开花的品种,因此还是能够看到一些薰衣草的花朵。






从清水河继续往西,就到了位于中国跟哈萨克斯坦边境的霍尔果斯口岸。霍尔果斯,蒙古语,意为“驼粪成堆的地方”。 因其所处位置和地理条件,霍尔果斯一直是一个与邻国通商的孔道,曾是丝绸之路北道上的重要驿站,往来的商贾、差役、行者大多在此驻足。那时候,人们的交通、运输工具主要是骆驼,一个商队也许只有十余人,却能有上百峰的骆驼。天长日久,这里自然“驼粪成堆”了。

霍尔果斯口岸的历史十分悠久,远在隋唐时,便是古代丝绸之路新北道上的重要驿站。新中国成立后,霍尔果斯口岸以其优越的地理位置,成为中苏贸易的西部最大口岸。1983年,国际形势好转起来,中国也迎来了改革开放的热潮,自此,沉寂了近20年的霍尔果斯口岸又恢复了生机。在改革开放春风的吹拂下,近年来,通过霍尔果斯口岸进出口的商品种类和数量急剧增加,口岸年进出境人数、过货量逐年增加。

在霍尔果斯口岸,我们看到等待进出境的中哈两国的货车排起了长队。而口岸的多个综合市场内也是人头攒动。站在中哈324号界碑前,不禁让人想去对面遥远的哈萨克斯坦看看。






口岸的另一块重要的纪念碑是312国道的终点。白色的纪念碑似乎有些不太起眼,但是上面标注有“312国道,4818”。也就是说这条从上海为起点的国道,经过4818公里到了终点霍尔果斯。西谚说“条条大路通罗马”,因此这里其实并不是终点,继续西行,穿越哈萨克斯坦,确实一直可以通到罗马。上海到霍尔果斯将近5000公里,我此行确实是一次不一般的长途旅行了。

 离开霍尔果斯,我们向东北方向前行,在芦草沟的一户农家用完午餐后,继续北行。经过一个多小时之后,再次进入天山山区,而这次我们要翻越的是著名的“果子沟”。“果子沟”的的另一个名字是“塔勒奇达坂”,是一条北上赛里木湖,南下伊犁河谷的著名峡谷孔道,全长28千米。1218年成吉思汗西征,命次子察合台台率军,凿石理道,刊木为桥,始成车道。该沟古为我国通往中亚和欧洲的丝路北新道的咽喉,有“铁关”之称。如今为312国道(乌伊公路一级公路段)所经。果子沟以野果多而得名,沟内峰峦耸峙、峡谷回转、松桦繁茂、果树丛生、野花竞放、飞瀑涌泉、风光秀丽,被清人祁韵士称为“奇绝仙境”。”






如今能够穿越果子沟,则不得不感谢果子沟大桥。果子沟大桥全称果子沟双塔双索面钢桁梁斜拉桥,该桥地上部分建设于07822日开始浇筑。果子沟大桥是国道045线赛里木湖至果子沟口高速公路建设项目控制性工程之一,桥梁全长700米,桥面距谷底净高达200米,主塔高度分别为209米和215.5米,大桥主桥全部采用钢桁梁结构,使用国内特殊专用桥梁钢材17000吨,并采用高强螺栓连接,安装精度控制在两毫米以内。大桥是自治区公路第一座斜拉桥,也是国内第一座公路双塔双索面钢桁梁斜拉桥。






穿越果子沟大约花了半个小时,而翻过果子沟之后,便可以见到美丽的赛里木湖了。赛里木湖,是一个风光秀丽的高山湖泊。湖面海拔2071.9米,东西长30公里,南北宽25公里,面积453平方公里平均水深46.4米,最深处达106米,蓄水量达210亿立方米。赛里木湖外观类似于蓝宝石,我们到赛里木湖的这一天云层较厚,更是给赛里木湖披上了一层梦幻般的色彩。






由于还要赶往下一个目的地,我们没有在赛里木湖边久留,而是打算搭一辆过路车去博乐。可是,似乎很难找到开往博乐的顺路车。正当我们做好当天重回伊宁的准备的时候,却还是遇上了好心人。有一家四口刚好从博乐到赛里木湖来玩,当得知我们的情况后,他们匆匆结束了自己的旅程。我们也便坐着他们的车到了博乐。在此,也再次感谢这好心的一家人。

从赛里木湖到博乐的途中,沿途的自然景观也是发生巨大变化。在翻越果子沟前的伊犁境内是绿树成荫或者草原,而从赛里木湖到博乐的路上则再次出现了戈壁景象。

博乐是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的首府。而阿拉山口则是隶属于博尔塔拉州的一座县级市。由于是蒙古族自治州,到了博乐就一改在新疆其它地方常见的汉语和维吾尔语的标识,这里都是汉语和蒙语的标识。可惜,时间已经不早,我们也无暇在博乐观光。匆匆赶到阿拉山口检疫局在博乐市的家属大院,在那我们跟阿拉山口局的同行一起坐车前往阿拉山口。

从博乐继续西行,经过快一个小时,终于到达了阿拉山口。我的好友阿拉山口局的哈萨克族同行阿依丁老师已经等了我们好久。到了阿拉山口,他便带着我们参观阿拉山口。

在上中学的时候,地理课上就知道阿拉山口是北疆铁路的终点,更是举世瞩目的新亚欧大陆桥中国段的西桥头堡。这条新亚欧大陆桥从江苏连云港出发,出阿拉山口就进入哈萨克斯坦境内了,继续西行,可以到达荷兰鹿特丹。当我今天到达阿拉山口的时候,似乎有些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与激动。可惜的是我们到阿拉山口的时间已晚,山口的国门已经关闭。不过,也许这也是留下一个再来一次阿拉山口的理由吧。

说到阿拉山口就不能不说说我们在阿拉山口的CIQ同行们。 一边是阿拉套山脉,另一边是巴尔鲁克山脉、两条绵延数百公里的“山”,在这里留下了宽20公里、纵深80公里的平坦“缝隙”。这“缝隙”就是阿拉山口,“缝隙”像喇叭,朝向国内的是小口,朝向国外的是大口。“狭管效应”让这里成了风的天堂,让这里成了举世闻名的风口。






然而,这里不仅仅只有自然的风,中亚西亚贸易的风、政治的风也不时地吹来。阿拉山口是我国西部地区唯一的集铁路、公路和输油管道为一体的国家一类口岸,为保障货物大通大放,这里的铁路、输油管道全年全时通关过货,一时一刻也不停息。检验检疫部门干部职工自1991年在这里履行着把关与服务的使命,他们与风为伴,不管风怎么刮,他们心中都想着自己的职责;不管风怎么刮,都无法动摇他们对人民的忠诚。

一列列满载客人的列车,在这里一闪而过;  一队队满载货物的重卡,在这里来往返穿梭; 一条条装满石油的管道,在这里低吟着叙说; 它们像是一曲曲褒扬阿拉山口检验检疫检人的赞歌,正在飞遍哈萨克斯坦和中国城镇与村落……
(一路(跟我的旅伴也是我的师父唯一的一张合影)

除了完成日常检验检疫工作,阿拉山口的同行们还积极参加当地政府组织各项工作,包括城市文明建设、扶贫帮困。去年以来还积极响应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号召,选派干部职工参与基层维稳和访聚惠工作。我的好友阿依丁老师就正在访聚惠工作组工作。他和新疆其它的驻村干部一样,克服重重困难,深入访民情、惠民生,做了不少群众工作和“去极端化”工作,为基层维稳工作作出了贡献。

(左边为 在我看来长得都没有我更像新疆人的阿拉山口CIQ的哈萨克族同行 阿依丁)

晚上,热情的主人们请我们在阿拉山口局的“大排档”一起吃饭。伴着阿拉山口慢慢出现的夜色,我们吃着烤串,喝着啤酒,聊着各自的检验检疫生活和趣事。从上海的外高桥海港口岸到中哈边境的阿拉山口陆路边境口岸,虽然远隔千里,但是两边的口岸人的心是在一起的。可惜相聚的时刻总是美好和短暂的,晚上十一点,我们便坐上阿拉山口开往乌鲁木齐的火车。不过,如今的交通已经是极大便利,我相信不久,我肯定再会去阿拉山口看我们可爱的同行朋友。我也热烈欢迎山口的同行们来我们魔都来看看,来我们小桥流水的江南看看。





 

火车经过一夜的颠簸, 第二天上午10点左右我们再次来到乌鲁木齐。。或许是昨晚跟阿拉山口的同行们在一起太高兴了,喝了点酒,这一夜火车的颠簸居然让我睡得很香,这似乎迄今仍然是我唯一一次睡着的卧铺火车之夜。
到了乌鲁木齐,我们便到北郊客运站,坐上前往阜康的大巴。到了阜康,我们又转车到了天山天池风景区。





天山天池位于天山博格达峰北坡山腰。湖面海拔1910米,南北长3.5公里,东西宽0.81.5公里,最深处103米。湖滨云杉环绕,雪峰辉映,非常壮观,为著名避暑和旅游地。天山天池风景区以高山湖泊为中心,雪峰倒映,云杉环拥,碧水似镜,风光如画。








大约在北京时间下午六点的时候,我们坐车从天池景区直接回到了乌鲁木齐。这也是我们在新疆的倒数第二天了。明天就要飞回魔都了。

在新疆的最后一天,乌鲁木齐下起了小雨。出租车司机跟我们说这是乌鲁木齐几个月来的第一场雨。由于要赶下午的航班,我们并没有选择继续在乌鲁木齐观光,而是直接来到了国际大巴扎附近的一个维族参观吃饭。餐馆算是很典型的一个维吾尔餐馆,餐馆里面的钟表使用的是乌鲁木齐时间,跟我们所熟悉的北京时间相差两小时。点完菜,服务员送上的点菜单上没有一个汉字。(在这里我要嘚瑟一下,这张账单我是看得懂的,师父说他要拿这张账单假装在迪拜)。整个餐馆里就我跟师父两人是汉族,不过老板和服务员还是挺热情。









吃完这顿早中饭,算是在新疆的旅行结束了,接下去就是去乌鲁木齐地窝堡机场回上海了。

最后以一首歌曲的歌词来结束

 我走过多少地方

最美的还是我们新疆

牧场的草滩鲜花盛开

沙枣树遮住了戈壁村庄

冰峰雪山银光闪闪

沙海深处清泉潺潺流淌

当我走遍天山南北

都能闻到瓜果的飘香

当我走遍大江南北

我要说最美的地方

还是我们新疆

短短十天,匆匆而过,只是沿着天山东西向走了一圈,美丽的新疆,我肯定还会再来。下次,应该是南北向了,从北疆的喀纳斯到南疆的喀什噶尔、帕米尔和红其拉甫。

发布时间:2016/5/7 22:57:35

©版权声明:本文系作者授权乐途旅游网发表,转载需注明稿件来源:“乐途旅游网与原创作者行者兽译”;如果单独转载图片,请注明“图片来源行者兽译”,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本文的知识产权归原创作者行者兽译所有,若出现侵权纠纷,由本文原创作者行者兽译负责,与乐途旅游网无关。

行者兽译

TA的作品阅读总量 1万

获得2位读者赞

去过7城市,遍布1国家,6景点

©版权声明:本文系作者授权乐途旅游网发表,转载需注明稿件来源:“乐途旅游网与原创作者行者兽译”;如果单独转载图片,请注明“图片来源行者兽译”,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本文的知识产权归原创作者行者兽译所有,若出现侵权纠纷,由本文原创作者行者兽译负责,与乐途旅游网无关。

分享此页至

2+1

您已经赞过了呦!

已钉到灵感墙!

5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看吧,世界正美,还要等你多久

MORE>>

提示
保存成功

您的游记已经被推荐到了网站首页,不可以编辑或删除

Join us and share your discoveries
来吧,一个启发旅游灵感的网站

MORE>>